金竹园与红楼梦返回总站
中国反腐倡廉发展史编纂委员会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廉政文化 > 廉政文化
廉政文化

金竹园与红楼梦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  发布时间: 2021-09-14 14:43:46   浏览:5次  字号: [大] [中] [小]

  金竹园是我老家,在鄂西北的一个小山窝里。金竹园,这三个字在地图上、行政文书上都没有,只是老家人这么叫,像呼唤小名儿一样。

  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讲,叫金竹园是因为当年村里长了很多竹子,有些竹子被赋予了灵魂,长成了人形、马形,砍竹子时,竹子会流出鲜红的血。至于竹子后来是怎么回到原形的,时间那么久远,谁也说不清。

  村里人会讲很多传说故事,但真正读过书的人却不多。记得当时村里几十户人家,惟独我幺爷爷家里有书。他过去是教书先生,他的书并不多,几十本的样子,包着笋壳封皮,整整齐齐地装在麦缸里。老家的麦缸里一般都放有干桃叶驱虫,所以翻看他的书,文字里会飘出一股麦香混杂着桃香的特殊气味。

  我那时上小学,对文字和书有着不明就里的喜欢。邻居茂大伯家儿子在镇上当邮递员,他家有一面糊了旧报纸的墙,我去他家,会昂头面壁很久,茂大伯看我脖子仰的时间长了,还递给我一只小板凳。

  幺爷爷的书一般不外借,但他会大方地借给我。我那时识字少,那些书只能深一句浅一句地读个懵懵懂懂。因此,我还是喜欢听幺爷爷讲书中的故事,他在火塘边讲的那些“牛皋问路”“水漫金山寺”,使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浩荡之气,让人感觉这个世界不仅是眼睛看到的,还有一个由文字带来的奇妙领域。我不仅与我生活的金竹园有关,还可以乘着这书中的故事,飞过青瓦屋顶,越过金竹园的山脊,飞向无穷的远方。

  我奶奶不识字,但她与书的关系却很微妙。她一辈子大部分时间都围着灶台转,如果儿孙中有谁在读书,她会默默地支持,会把刚下完蛋“咯咯哒”叫个不停的母鸡悄悄赶出去。要知道,在平时她是绝不让我们撵刚下完蛋的母鸡的,说怕鸡生了窝。有一次我三婶撕一本旧书来引火做饭,她一把夺了下来,板着脸说:“烧什么不好,烧起书来了?”

  记得我大概十岁时,有一天,奶奶突然拿出一本厚厚的书给我。这真是新奇的事,奶奶居然有书?我接过来一看,封面封底都没有了。我问哪儿来的,她说:“昨天翻柜子时翻出来的,这么多年都没注意,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。”我翻着书,并不知道这是一本什么书,里面的很多字都不认识。我拿着要走,奶奶连忙说:“可别糟蹋了,去请你幺爷爷看看。”

  幺爷爷翻了翻,半晌才迟疑地说:“这应该是《红楼梦》吧!因为里面有贾宝玉。”在这之前,我从来没有听说过“红楼梦”这三个字,也不知道贾宝玉是谁,更不知晓这书里到底讲了啥。他问我书是从哪里来的,我如实告之,他也觉得奇怪,他坦言自己没有读过这书,只是知道书名,据说是四大名著。我隐约感觉这书应该是有分量的。我当时尝试要读这本书,但许多字都不认识,有些句子读不懂,好比一只蚂蚁面对一块大骨头,实在是啃不进去,也就放下了。

  至于那本《红楼梦》到底是从哪儿来的,至今也无人知晓。直到多年后,我才真正读到《红楼梦》,自然地想起在金竹园的童年岁月。故乡金竹园里的竹子清瘦,但硬实、顽强,与书中大观园里的竹子是不一样的。《红楼梦》里,元春省亲的时候,宝玉作了一首《有凤来仪》,就写到了潇湘馆里的竹子:“秀玉初成实,堪宜待凤凰。竿竿青欲滴,个个绿生凉。迸砌妨阶水,穿帘碍鼎香。莫摇清碎影,好梦昼初长。”

  不仅竹子可以写得如此这般清雅脱俗,世俗家常里的生活细节更是写得触目惊心。《红楼梦》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,有一段写道:“因看房内瑶琴、宝鼎、古画、新诗,无所不有;更喜窗下亦有唾绒,奁间时渍粉污。”书中的文字是从生活中来,更是从岁月中来的。梦幻旖旎的仙境里,窗下居然也有点点唾绒。让我想起儿时在金竹园。冬日里,妇女们常在火塘边做针线活儿,每当停针换线、咬断线头时,口中常沾留线绒,随口吐出唾绒。我奶奶牙齿没了,一时找不到剪刀,有时会让我帮她咬断线头,一小团线绒头粘在舌尖,“噗”的一声吐出去。这样的生活细节,真实而又温暖。

  十八岁那年,我当兵入伍,依旧喜欢书。记得当兵第二年去司机培训大队学开车,我怕短期回不了原部队,我的书会丢,就把书全带上,还请要好的战友帮我捎上几本。有一次连队点验,连长发现我带着几十本书在身边,为此,他还给了我一个别号——书多的小兵。再后来,我加入省作家协会,母亲知道后,认真地说:“担了作家这个名,可要好好写,白纸黑字的是要给人读的,是留得下印儿的。”

  应该说,人和书是有关系的。有世俗之交,比如有的是为了考学历、评职称,等看过了,就不再看;有君子之交,读书跟日常吃饭喝水一样,书也安静地走进他的生活,书是日子的一部分。一个人与这个世界的联系,也是一个人与他所读过书的联系。

  长大后,我读过很多书。回想起少年时的经历,并不嫌当时读书苦。如果读书时,心进了书里,即使脚在雪窝里、老鼠在屋梁上吱吱作响又如何呢?有些书当时读了,也许只是一句话或者一个小小的念头,一旦装进了心里,十年八年,好比河蚌中进了一粒沙子……

  一个人读书的初衷或许有世俗、功利,但更多的是天经地义、志存高远,就如同那些大山深处的孩子,为了读书求学,可以翻山越岭去到远方。

相关链接 < 返回列表
  • 上一篇文章:公车更要守规矩
  • 下一篇文章:待遇面前不伸手
  • 热点新闻
   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“十四五”全民
      郭声琨会见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越南公
     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一百零一次
      加大惩治司法执行领域腐败力度
      知信行 | 如何防止反弹回潮
      监督哨 | 歪主意打在电费上
      驻国家电网纪检监察组深化“小微权力”
      镜头|监督护航营商环境优化
      明时期的法定刑
      湖南益阳司法行政系统深化“党建+”建
      刘锋,生命定格在退休前
      朱熹的廉政主张
      揭穿吃空饷的障眼法
      假照片背后的真敷衍
      银保监会:深化金融领域反腐 大力弘扬
      供销总社:压实"两个责任" 推进警示教
      新疆全员培训纪检监察干部 一季一讲补
      抗震救灾精神:从磨难中奋起
     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见王毅
    相关链接   · 新华网      · 人民网      · 中纪委      · 最高检      · 最高法      · 中国法学会      · 董必武法学思想研究会   

    版权所有: 董必武法学思想(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)研究会 编辑:周明钱 备案号:京ICP备10012170号-8
  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皂君庙东路4号院,邮编:100081,电话:010-66110681 电子信箱:dongbiwu@chinalaw.org.cn